2020浙江高考作文范文6篇

2020浙江高考满分作文全文流出,为何评价两级分化?

其实是非常正常的,因为每个人对于文章的见解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什么两极分化!
反对者可以逐句分析整篇文章,有很多不合逻辑的词语搭配的地方。肯定者能解释这篇文章优美的地方在哪里吗?它所获得的评语也跟着篇文章一样是夸夸其谈的不做调的因为评卷老师的看问题的思路不同,文化水平也有差别,所以会造成两极分化。因为有的人的水平太低了,他们会觉得这种文章特别的高大上,但有些人比较有文化素养,会觉得这种文章是在做作。

因为这篇作文看起来好像非常高深的样子,但是仔细把它研读一遍之后,你会发现它的内容较为单薄,只不过辞藻过于华丽,所以这篇作文就非常的具有迷惑性。


虽然高考作文我们鼓励的是有个性是创新,但是像这样的作文,以华丽的辞藻充当其内容,个人认为是不太好的。

高考作文应该是对于我们文字功底的一种考验,对于我们关于文学方面的知识内容有多深的理解,有多少的阅读量,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当然这篇作文的作者的阅读量确实非常之深厚,因为它里面所引用的多种名人名言通通都是我们大家平时连接触都没接触过的。


或许是这篇文章的作者故意引用这些小众的名人的话,以此来树立自己阅读量很宽广的人设。希望通过这个人设获得阅卷老师的好感,这样的行为确实可能会存在。

而从其主要辩证的内容来看,他其实自己根本没有论证出什么结论来。只不过是不断的引用他人的观念来当做自己的观念,于是就形成了一种思想似乎很深的样子。


所以有不少网友对这篇文章产生了质疑之心,觉得这篇文章文不配位,不应该给这么高的分。

也有不少网友认为,高中生能够写出这么高深的一篇文章实在是少见。我们不能太苛求于他,毕竟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他们的思想还尚处于懵懂的阶段,甚至连社会是什么都不知道。


他们只是不断的从通过阅读通过考试来获取自己的人生经验,所以借用他人的话来当做自己的观点,这也是可以的。因为他心中有了这些想法,当他去实践之后,他也会通过实践来论证自己的这种观念是否正确。而至于其文章辞藻如此华丽,阅读量绝对不会少的,所以应该给予肯定。

高考作文范文6篇

内容来自用户:史燕明吴

高考作文范文6篇
2019年山东满分作文:少年,到远方去
——复兴中学2019年毕业演讲
亲爱的同学们:
上午好!谢谢你们叫我回家,送别你们,鲜衣怒马,此间少年的你们,未来无远弗届的你们。和你们一样,我也见过红色跑道旁那排金黄金黄的银杏树,闻过生物园里如牛奶的栀子花香,青涩的笑声也吓跑过西墙角晒太阳的花猫。尽管如此,我们之间还是横亘着10多年的时光,银杏树,栀子花还在,只是,那只花猫是不是早已不在了?很多事情,和这只花猫一样,变了。
那时我们挂在嘴边的“理想”,是你们今天口中的“诗和远方”,既然成了远方,便是遥不可及吧。那时的我们豪情万丈,摩拳擦掌,被教导着,谨记着“民生在勤,勤则不匮”,今天的你们记住的却是“拼爹”“富二代”,流行的是“佛系”“巨婴”,习惯转发“锦鲤”祈求好运,或是指望科技进步,一切交给人工智能。
说出这些流行字眼,我忐忑不安,心惊胆战。什么时候,我们开始不再相信自己的双手?我多怕,怕你们已经浸淫其中,并且相信这便是生存之道,便是你们的真理和信仰。
如果,如果我们不知道什么才是正确,什么才是方向,那么不妨回头看看吧。
十年激战,千里狼烟中,赫克托耳似一尊雕塑屹立在晨风中,他回过头对守卫特洛伊绝望的战士说:如果没有他们的双手,双脚,没有他们热烈的口舌和大脑,我该去哪里寻找如此美丽的山河?十年饮冰,难凉热血;百年回首,自请长缨。当然,除了不舍,还有希冀。很多西方

2020年高考作文题目预测及范文:变化与坚守

内容来自用户:KOBEKUANGJIA

2020年高考作文题目预测及范文:变化与坚守
阅读下面材料,根据要求作文。
从书信沟通到微信交流,交流方式在改变,不变的是真挚情意的表达。
《诗经》《论语》等国学著作从图书馆走进家庭书橱,阅读场景在改变,不变的是对先贤哲思的追求。
从“出国热”到“归国潮”,逐梦方向在改变,不变的是个人价值的实现。
社会在发展,生活在改善。透过时代的变化,我们看到其背后有着不变的底色。面对这些时代的变与不变,你作为新时代的青年,有何思考和联想?请选好一个方面写一篇文章。
要求:选好角度,确定立意,明确文体,自拟标题,不要套作,不得抄袭,不得泄露个人信息;不少于800字。 
优秀范文1:
让变化与坚守携手同行
从图书馆里的著作琳琅,到家庭书橱中的墨蕴飘香,阅读场景变了,对先贤哲思的追求没变。新时代的我倍感喜悦,因为我从中看到了变化与坚守携手同行的美好局面。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时而制。”《盐铁论》中一言正是说明,社会发展中的我们是明智的,因为我们随时代而变。《诗经》与《论语》不再高悬于图书馆的书架间,而是摇身一变成为家中读物。一方面,这有利于对传统文化更好的传承。国学著作若脱离日常生活,遥不可及,即使可贵也无价值可言,而若在家中能随时取阅,潜移默化中便会受益匪浅。就如融合了3D技术的打铁花表演一般,当民间艺术碰上高新科技,走近普通人的生活,传统文化终能大放光彩,走近家庭书橱的国学定

浙江高考满分作文被怀疑涉嫌利益输送,你怎么看?

那些人就是羡慕嫉妒恨,自己达不到就怀疑别人,却不肯从自身去分析努力来提高自己。必须加大对涉嫌者严惩。就是因为这些不法人士利用金钱买卖导致教育不公平。我认为不会涉及到利益输送,因为高考阅卷是电脑阅卷,首先学生不能在答题卡上注释任何标记;其次电脑在录入答题卡时会将顺序打乱,除了电脑没有人可以还原回去;最后阅卷老师在阅卷时是看不到学生姓名的。所以也就不会存在涉嫌利益输送。

浙江高考满分作文为何引争议?

0分一般是写的很离谱的,态度不好的
只要你态度端正,改卷老师是不会给0分或者低分的
出现低分除非你写的很烂
放心改卷老师都是很仁慈的,但你不能太放肆

近日,一篇名为《生活在树上》的浙江省2020年高考满分作文引起了争议,有人称老到且晦涩,有人称辞不配位,因为这位满分作文考生水平很高,以致于很多阅卷老师都无法通读文章,曾被判39分,但后面两位老师都给了55分的高分,最终作文审查组判为满分。

浙江省高考作文阅卷大组组长陈建新教授点评称,“它的每一句话都围绕着个人的人生理想和家庭社会的期待之间的落差和错位论说,文章从头到尾逻辑严谨,说理到位,没有多余的废话,所有的引证也并非为了充门面或填充字数。”

但点评专家同时也指出,写成这样需要考生阅读大量书籍,文字表达如此学术化,也不是一般高中学生能做到的。“当然,其中的晦涩也不希望同学们模仿。”

8月3日,作家马伯庸也在微博评论称,前述文章很难用“满分作文”或者“烂作文”来简单地评价。他称,文章用了一大堆生僻词、生僻典故以及祓魅与赋魅,实践场域的分野、理想期望范式等学术语句。“让人觉得惊讶的是,这些生僻词、生僻典故和生僻表达都用对了地方。”

但马伯庸认为,问题在于,没这个必要。作文里要表达的意思,完全可以用更平实、朴素的词句来组织,信息一点不会损失。四个字来总结就是:辞不配位。他认为,真正的问题,出在阅卷老师身上。这位作者有阅读量,有知识面,也有表达能力,战术上选择也没问题,未来必有前途。只是在战略上,千万不要觉得这么写是一条好的出路。

扩展资料

作文《生活在树上》的全文

现代社会以海德格尔的一句“一切实践传统都已经瓦解完了”为嚆矢。滥觞于家庭与社会传统的期望正失去它们的借鉴意义。但面对看似无垠的未来天空,我想循卡尔维诺“树上的男爵”的生活好过过早地振翮。

我们怀揣热忱的灵魂天然被赋予对超越性的追求,不屑于古旧坐标的约束,钟情于在别处的芬芳。但当这种期望流于对过去观念不假思索的批判,乃至走向虚无与达达主义时,便值得警惕了。与秩序的落差、错位向来不能为越矩的行为张本。而纵然我们已有翔实的蓝图,仍不能自持已在浪潮之巅立下了自己的沉锚。

“我的生活故事始终内嵌在那些我由之获得自身身份共同体的故事之中。”麦金太尔之言可谓切中了肯綮。人的社会性是不可祓除的,而我们欲上青云也无时无刻不在因风借力。社会与家庭暂且被我们把握为一个薄脊的符号客体,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我们尚缺乏体验与阅历去支撑自己的认知。而这种偏见的傲慢更远在知性的傲慢之上。

在孜孜矻矻以求生活意义的道路上,对自己的期望本就是在与家庭与社会对接中塑型的动态过程。而我们的底料便是对不同生活方式、不同角色的觉感与体认。生活在树上的柯希莫为强盗送书,兴修水利,又维系自己的爱情。他的生活观念是厚实的,也是实践的。倘若我们在对过往借韦伯之言“祓魅”后,又对不断膨胀的自我进行“赋魅”,那么在丢失外界预期的同时,未尝也不是丢了自我。

毫无疑问,从家庭与社会角度一觇的自我有偏狭过时的成分。但我们所应摒弃的不是对此的批判,而是其批判的廉价,其对批判投诚中的反智倾向。在尼采的观念中,如果在成为狮子与孩子之前,略去了像骆驼一样背负前人遗产的过程,那其“永远重复”洵不能成立。何况当矿工诗人陈年喜顺从编辑的意愿,选择写迎合读者的都市小说,将他十六年的地底生涯降格为桥段素材时,我们没资格斥之以媚俗。

蓝图上的落差终归只是理念上的区分,在实践场域的分野也未必明晰。譬如当我们追寻心之所向时,在途中涉足权力的玉墀,这究竟是伴随着期望的泯灭还是期望的达成?在我们塑造生活的同时,生活也在浇铸我们。既不可否认原生的家庭性与社会性,又承认自己的图景有轻狂的失真,不妨让体验走在言语之前。用不被禁锢的头脑去体味切斯瓦夫·米沃什的大海与风帆,并效维特根斯坦之言,对无法言说之事保持沉默。

用在树上的生活方式体现个体的超越性,保持婞直却又不拘泥于所谓“遗世独立”的单向度形象。这便是卡尔维诺为我们提供的理想期望范式。生活在树上——始终热爱大地——升上天空。


争议是好事,百家争鸣,说明现在价值观越来越细分了,谁也说服不了谁。